澳洲幸运5是国家开奖吗加
  >  資訊 > 能源大咖眼中的節能環保丨改革開放40周年特別報道
能源大咖眼中的節能環保丨改革開放40周年特別報道 2018-09-13 10:35:49

摘要:1978—2018年,節能環保行業從鮮為人知到備受重視、從蹣跚起步到發展壯大,目前已成長為戰略性新興產業,產值已達數萬億元之巨。

  1978—2018·能源發展特別報道
\
  1978—2018年,節能環保行業從鮮為人知到備受重視、從蹣跚起步到發展壯大,目前已成長為戰略性新興產業,產值已達數萬億元之巨。進入新時代,生態文明建設、美麗中國建設都賦予節能環保產業新的發展機遇和動能。回望改革開放40年,節能環保產業是如何一步步壯大的?展望未來,行業又該怎么邁出堅實一步?帶著這些問題,記者采訪了行業內多位專家。
  原國家環保局首任局長、中國第一位常駐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首席代表曲格平
  在國務院組成中環保部門一直在升級
  1979年是一個標志性年份,隨著我國改革開放大幕開啟,經濟發展開始進入40年高速增長期。也是這年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》正式頒布,標志著環保工作邁上法制軌道。
  以此為基礎,國家環保機構于1982年正式設立。次年在第二次全國環境保護會議上,環保被列為基本國策,提升至較高位置。此后,我國環保部門延續著“逢8必升”的歷史:1988年國家環保局從城鄉建設部分離并成為獨立的副部級單位,1998年、2008年分別升格為國家環保總局、國家環保部,2018年再度升格為國家生態環境部。40年間,國務院組成部門里只有它一直在升級。
  1992年是我國環保工作的一次大轉折,新一輪經濟建設大規模推進,環境日益惡化。尤其是在2002—2012年間,重化工迎來“黃金十年”,化工、煤電等高耗能、高污染項目紛紛上馬,能源資源全面緊張、污染排放急劇上升,其增長速度遠遠大于環境治理的速度,該階段也成為我國環境欠賬最多的時期。有人說,我國用30年時間走完西方200多年的發展路,但在環保方面,我們也只用了30年就走完西方100多年的污染路。正是這一時期,環保正式由“基本國策”上升至“國家戰略”。
  又一個十年過去,環保工作進入全面治理的新階段——2013-2016年,大氣、水、土壤三個“十條”相繼發布,為污染治理指明方向;2017年,“大氣十條”首戰告捷,第一階段目標如期完成;同年,黨的十九大提出用3年時間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,藍天保衛戰、柴油貨車污染治理等七大戰役全面打響。
  人類環境的前景究竟如何,這是每一個人關注的問題。從上世紀80年代的環保基本國策,到90年代可持續發展戰略,再到當今新時代的生態文明思想,環境保護的概念不斷升華、飛越。歷史經驗反復證明,高投入、高消耗、高污染的發展道路,將帶來難以承受的環境與資源代價。環境與發展問題是緊密相連的,不應將二者分開看待。期待有一天,我的子孫一如我的童年,在家鄉清澈的小河中歡快嬉戲,青山綠水裝點著他們的夢境,金色田野鋪滿了他們的希望。
  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國家能源咨詢專家委員會副主任杜祥琬
  節能增效已成為中國能源戰略之首
  根據世界發展一般規律,當一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均GDP處于500—3000美元水平時,往往對應著人口、資源、環境等瓶頸最為嚴重的約束時期。而我國改革開放40年,也是污染物排放不斷增加的時期,如今人均GDP上升至8000美元水平,并繼續向著1萬美元邁進,在渡過“瓶頸”的基礎上,大家對生態環境的訴求越來越高。
  訴求的本質便是高質量的能源發展——生產方式從黑色高碳走向綠色低碳,消費方式從粗放低效走向節能高效,通過技術進步、技術革命不斷支持能源的轉型升級。例如,近20年來,我國節能量約占全球節能總量的二分之一;本世紀前15年,我國能源強度累計下降約30%。與世界平均水平相比,我國單位GDP能耗已由2010年的2:1進步到2015年的1.7:1,該比例目前進一步降至1.55:1。
  再如行業層面,主要高耗能行業的能效也不斷優化。我國燃煤電廠每千瓦時供電煤耗2015年平均已降至310克標準煤,其中先進燃煤電廠在污染物排放達標的同時,每千瓦時煤耗只有276克,屬世界領先水平。近3年還淘汰了9000多萬噸鋼鐵、2.3億噸水泥等落后產能,這也帶來了超3億噸標準煤節能量。
  可以說,節能作為最潔凈的能源,不僅是能源、環境及氣候安全的重要要素,也是一個社會公民素質和國家現代化程度的體現,對我國這一人口眾多、人均資源短缺的國家意義尤其重要。節能增效是先進能源體系所追求的基本目標之一,現已占據我國能源戰略的首位。
  不過,在成效初顯的同時,我們也應看到,我國單位GDP能耗相比日本等高能效國家仍高出4倍多,能耗依然偏高、提效潛力巨大。我認為,轉變發展方式是根本,下一步應緊抓改善能源結構的機遇,從追求速度、貪多求大轉向追求質量和效率;調整產業結構是基礎,“綠色低碳美麗”并非平面擴張就能實現,它需要新的增長點來推動,而能源結構的綠色轉型,尤其是向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發展正是其一。
  中國建筑科學院建筑環境與節能研究院院長徐偉
  清潔取暖是環保向高質量發展的典型“窗口”
  北方地區冬季采暖,一頭事關民生福祉,一頭連著“藍天白云”。40年來的供暖發展史,涉及供暖方式、供暖質量、能源利用及技術進步等方方面面,是環境向著高質量發展、高水平保護的一個典型“窗口”。
  改革開放初期,北方地區的供暖面非常狹小,不僅普及率低,采暖舒適度也難保障,只有少數大城市具備集中供暖或燃煤鍋爐供暖條件。我記得在上世紀80年代初,大多采暖需求還是自發的,比如白天上學教室燒煤球、晚上抱熱水袋才睡得著,更別提所謂環保意識。
  如今,從分散自用到集中供熱,從基本需求到體驗舒適,熱源的變化在其中尤為突出。改革開放前30年,無論城市大型熱電聯產還是農村家庭取暖,各地多以燃煤為主,尤其是農村地區大量使用散煤,雖然滿足了人民生活需求,但也伴隨著越來越嚴重的冬季大氣污染問題。例如,在北京,當時污染實際相當明顯了,辦公桌上到了冬季天天都是一層黑色灰塵。同時,供暖能耗占到全國總能耗的比重也逐漸增大,目前已達到15%左右。
  供暖從“非清潔”向“清潔化”轉變,主要發生在最近10年,尤其是在最近3年提倡了“清潔取暖”理念后。這不僅僅是供暖方式轉變,即由燃煤供暖拓展到用電、用氣及更多樣的能源,同時更是發展理念的變遷。一方面,環保意識不斷增強,促進供暖方式隨之變革,過去高耗能、高污染的用能方式不再適用,供暖逐漸向低碳、節能、清潔型過渡。另一方面,供暖也是重要民生問題,一切圍繞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從滿足基本溫飽到越來越高的環境要求,清潔取暖與百姓訴求相吻合。
  此外,這些年取暖還伴隨著供暖系統管理向著智能、高效發展,供暖設備更加多樣與先進,建筑供暖能耗逐年降低等各種變化。在此基礎上,也要客觀看待所處環境,相比發達國家,我們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,包括從按供給采暖向按需供暖、完善室內空氣質量等轉變,我國距離高質量清潔、高效供暖的路還很長。
  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副會長、首席環境政策專家駱建華
  環保產業將迎“并購潮”
  環保產業的發展與改革開放40年來的污染狀況、治理需求同步。環保行業的第一個重要發展節點,出現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期,一批賣設備、搞工程的環保公司率先嶄露頭角。只是因工業規模相對較小,污染影響當時更多為局部、點狀,治理需求并不十分急迫,環保行業遠未形成規模化發展。1992年,小平南巡講話在全國掀起一輪大規模經濟建設,重化工業大肆擴張,各地上項目、鋪攤子的熱情高漲,對環境形成巨大沖擊,污染從“點源”擴大至“面源”。1997—1998年,政府開始拿出“真金白銀”治理污染,一批污水處理廠和垃圾處理廠就此建設。
  污染的加劇累積,讓2000—2010年成為環保產業發展最為艱巨的10年。但同時,隨著市場化手段的介入,產業也迎來新的發展機遇,治理模式發生劇變。例如“十五”末期,我國環保指標非但未完成,反而出現污染加劇的情況。當時雖無“治霾”概念,但國家已下決心治理二氧化硫,并相應出臺了脫硫電價補貼政策。二三百家脫硫公司仿佛一夜之間冒出,推動全國脫硫機組裝機容量占比從2004年的8.8%躥升至2011年的87.6%。脫硫電價與后來的脫硝電價、垃圾焚燒上網電價等激勵政策,反過來也推動了環保產業的市場化進程。
  進入2010年,節能環保被列為戰略性新興產業,年產值一度超過1萬億元,年復合增長率最高達30%。除民間資本爭相進入,一些央企、國企也紛紛開疆拓土。例如,中石化就曾注資300億元專用于固廢資源化處置及土壤修復。
  值得關注的是,在取得多方發展的同時,我國環保產業也存在著集中度偏低等問題,環保企業長期處于“小而散”的狀態、鮮有巨頭出現,整個行業“只見星星不見月”。例如,擁有6000萬人口的法國,全國只有2家環保企業,我國人口是法國的20多倍,環保企業數量卻接近5萬家,這并不合理。因此下一階段,環保產業將迎新一輪“并購潮”,中小企業陸續被市場淘汰,企業數量屆時或降至50-100家。這些企業均掌握真正的獨門核心技術、核心裝備,資本與技術將成為其未來發展的“兩翼”。《中國能源報》

澳洲幸运5是国家开奖吗加 时时乐最准杀号技巧 赛车赛事app 新时时做号软件 北京11选5助手软件下载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开奖结果 选车牌禁忌 手机游戏手柄 福建11选5平台区域 正规竞彩app 1668开奖现场开奖结果资料